<address id="z99pt"><nobr id="z99pt"><menuitem id="z99p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z99pt"></form>

                電影網>新聞>原創深度策劃

                做到百分之百的好!《我的非凡父母》惠英紅獲肯定

                時間:2022.09.06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科若
                《我的非凡父母》9月2日上映 惠英紅首度挑戰盲人角色 時長:03:35 來源:電影網

                《我的非凡父母》9月2日上映 惠英紅首度挑戰盲人角色收起

                時長:03:35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惠英紅過了60歲,沒有休息,反而更忙了。《我的非凡父母》《瞧一橋》《穿越黑暗的我》《我愛你!》《拯救嫌疑人》……新戲一部接一部。


                其中,《我的非凡父母》率先上映,惠英紅在片中扮演一位盲人母親,為了演好角色,她從內到外狠狠“體驗”了一把。


                影片上映后,很多觀眾都稱贊惠英紅的好演技。三座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肯定,早已證明惠英紅的實力,她對每一次表演都沒有松懈,始終精益求精。用惠英紅的話說,每一個角色都要百分之百付出,每一個鏡頭都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好。



                01.演盲人,為神形兼備下足功夫


                《我的非凡父母》改編自導演朱鳳嫻的真人真事,講述了一對失明父母養育視力正常的女兒成長的親情故事。


                飾演盲人母親的惠英紅,從外形到神態的塑造都下足了一番功夫。她不斷訓練控制眼球,模仿盲人眼睛不停轉動、眼神渙散的狀態。“我把它練成了,能出能進,每次拍的時候,我把我的眼睛調到某些位置,花了很多苦功。”



                除了外型上的塑造,惠英紅還找眼科醫生拿了一對銅的隱形眼鏡,戴上它仔細揣摩盲人的心態。“戴上去真的完全跟盲人一樣,所有光完全遮擋的時候,你迷失了方向,你才可以真的去演一個盲人,到底她內心是怎么樣,她面對的那種黑暗恐懼是什么樣。”


                惠英紅說,她每次都會提前把一個角色摸透,把該做的功課都做好,等到開工的時候,很快就能進入到角色里。



                電影中,母女之間的情感糾葛也讓惠英紅感同身受。惠英紅代入了很多過去她和母親“相愛相殺”的經歷和關系體悟,“女兒在叛逆的時候,跟她的觀點合不來,可是她們互相不能分開,互相需要對方,可是這種需要有時候又會產生一些互相傷害,我跟千語演的時候就是用這個方法。”



                “我到現在,每一個鏡頭我都要做到百分之一百要好。”惠英紅說,她演戲的原則是,拿了工酬,一定要做好,同時要尊重演員專業,“每一個鏡頭要永遠留下來,如果有個鏡頭我拍得不好,我會念念在心里面很久很久。”



                02.“我那么好強,就怕江郎才盡”


                動作演員出身的惠英紅,是在一次次帶著血與傷的打戲里,從底層熬上來,一路奮斗到今天,才取得了諸多成就。


                惠英紅的童年生活艱苦,三、四歲和家人在灣仔街頭叫賣,十幾歲到夜總會當舞者,后來被張徹導演挖掘,拍攝電影《射雕英雄傳》,飾演穆念慈,從此步入影壇,改變了人生。


                惠英紅從小就有野孩子的個性,又有在舞臺上跳舞的經驗,所以第一次拍電影,她一點都不膽怯。


                《射雕英雄傳》演的第一場戲是比武招親,現場直接教打戲,惠英紅很快就上手,那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自信與銳氣,令男主角傅聲誤以為她拍了好幾年戲。



                電影夢在惠英紅年幼時就埋下了種子。她像當時很多小朋友一樣,常常偷偷溜進影院看電影,看的第一部電影是李小龍《龍爭虎斗》,她對電影和表演的敬畏感也從此油然而生。


                “穆念慈”一戰成名,惠英紅順利進入邵氏影業當武打演員,師從導演劉家良。22歲,她以《長輩》拿下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在她看來,第一座金像獎獎杯,完全是靠打、靠生命健康換取來的。



                “你問我有多少傷,我不知道。你問我身上哪里沒有受傷,我可以告訴你,沒有。”在邵氏拍武打片時,惠英紅曾被對手戲男演員往肚子惡意打了40多拳,她當時只有一個想法:“你沒打死我,我往后就有機會。今天這場戲,我要把你蓋下來。”


                所以第一次拿獎的時候,惠英紅想到的全是苦,“每天都打,每天都受傷,就算我做了手術,幾天之后線還沒拆,捂著肚子還是要去拍。”即便她后來越來越紅了,看到其他演員拍時裝戲,漂亮又舒服的樣子,她也會有些心態不平衡。


                但惠英紅天生就是不服輸的人,“當武打這角色選中你,你又需要它的時候,你只能把它做到最好。我必須要站在第一位,才能生存下去。”



                惠英紅堅韌不拔的拼勁,也有被重重擊垮的時候。90年代末,隨著武打片的沒落和電影環境的世代更迭,惠英紅的事業陷入低谷期,她本人更患上抑郁癥,病情最嚴重時,甚至吞安眠藥放棄自我。幸得在親朋的救助下,她才重振旗鼓。


                2010年,50歲的惠英紅以《心魔》第二次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經歷過從當紅女打星隕落到無人問津,又東山再起的種種波折,這個獎的到來對她意義重大,感觸最深。


                惠英紅回憶說,“我抱著這個獎,我說什么東西都換不走,因為那是我受了很多很多委屈,付了很多很多努力,還有很多很多朋友和上天給我的一次機會,所以這個獎比任何東西都要重要。”



                后來,惠英紅又憑借《幸運是我》第三次斬獲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她飾演患有阿爾茨海默癥的獨居老人,惠英紅的母親因為這個病走了,她想用這部電影紀念媽媽,也想讓更多人關注阿爾茨海默癥。


                惠英紅關心弱勢群體,這次接演《我的非凡父母》,也是希望用這部有正能量的電影呼吁社會大眾更加尊重、關愛視障人士。



                惠英紅現在不演動作片了,演文戲她也會擔心狀態不好,表現不佳,“像我那么好強的,越演不到,越不讓人家知道,越逼自己,真的演不到,導演對不起給我兩分鐘,我再走開,整個情緒調好,要把急冒煙的感覺全丟掉再回來,是心理上的壓力。”


                如今,惠英紅喜歡和新人導演合作,盡力扶持年輕人才,甚至自降片酬和他們合作,《我的非凡父母》就是如此,導演的真誠讓她下定決心接演。



                每一次演戲,惠英紅都想找到新的表演方法,“碰到過幾次瓶頸,我該怎么去演呢?我找不到,只能用舊的方法去演,就打不開。新導演有新理念,他們能帶給我很多新的東西,新的演繹方式。”


                “我就怕人家看到我江郎才盡。”惠英紅沒有停下步伐,她還在拼,還要闖。


                文/科若

                西游記之再世妖王
                動畫

                西游記之再世

                暗黑版孫悟空來襲

                揚名立萬
                喜劇

                揚名立萬

                戲中戲里探案中案

                麒麟幻鎮
                劇情

                麒麟幻鎮

                迷霧幻陣兇徒難尋

                燃野少年的天空
                青春

                燃野少年的天

                肆意起舞青春飛揚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腦移植合成奇人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BOB综合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