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99pt"><nobr id="z99pt"><menuitem id="z99pt"></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z99pt"></form>

                電影網>電影號

                口碑分化的《新神榜楊戩》背后,國產動畫電影還面臨哪些問題?

                時間:2022.09.02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作者:一起讀娛

                文 | 零壹

                看完《新神榜:楊戩》(以下簡稱《楊戩》),許多觀眾的反饋是“畫面新高、劇本新低”、“能不能找個正常編劇”,這種情況著實有些尷尬。

                視覺體驗不錯、劇情體驗拉垮已經成了追光動畫的通病。前幾部作品《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2青蛇劫起》甚至更早的《阿唐奇遇》《毛衣桃花源》《小門神》都有遭遇了類似的口碑反饋,以至于微博網友把追光動畫老板王微拉出來背鍋,認為后者實力不足偏偏熱心編劇是導致追光動畫一系列作品票房不及預期的“罪魁禍首”。

                上映過去兩個周末,《楊戩》截至8月28日累計票房2.97億,作為對比,追光上一部動畫電影《白蛇2青蛇劫起》同一時間票房約為為3.7億、最終累計票房為5.8億,以此推斷《楊戩》的最終票房大概率為4億+左右,目前《楊戩》貓眼預測票房為4.29億,與《哪吒重生》的最終票房基本持平。因為上映已經超過10天,網友對《楊戩》影片內容層面的優缺點分析已經較為全面,讀娛君不多贅述,在此主要試圖從行業角度分析以下話題:

                一,神話題材到底還有多少資源可挖,追光的新神榜系列到底能否形成規模和聯動宇宙;二,4億級別的票房成績是追光動畫的常態,還是國產動畫電影票房市場天花板有限、突破僅為個例?三,國產動畫電影產業的多元衍生產業發展如何?

                動畫電影神話題材還有多少潛力可挖?

                去掉《熊出沒》等少兒向動畫的話,票房成規模的國產動畫電影幾乎全是西游、封神等傳統神話題材。對大眾心目中知名度廣泛的哪吒、悟空、楊戩等神話人物進行改編,總比自己原創一個故事來得保險——事實也是如此,國內分賬票房過4億的全齡向動畫電影,目前僅有《大魚海棠》一部屬于原創故事。

                傳統神話題材是影視改編的富礦,這一點毋庸置疑。但題材的高度集中帶來了一些新的難題:

                其一,因為悟空、哪吒等形象的廣泛知名度,動畫改編故事必然遭遇兩難困境,既要保留人物形象、故事的主脈,又要在敘事上找到全新出路以避免無限炒冷飯,劇情上的創新更為困難。

                從根本上說這是傳統神話故事藍本本身的缺陷。現代影視作品的人物塑造,要能真正與觀眾達成情感共振,這一點其實是《封神演義》這樣的改編創意源所最缺乏的——小說原著里,哪吒基本是個熊孩子,小說中的龍王、石磯娘娘基本都是無辜背鍋,哪吒和李靖的父子關系則等同于仇人;小說里楊戩是個性格面目模糊、道術精湛的“完人”,姜子牙則是一個傳統儒臣的形象,推動故事發展的樞紐工具人。

                這些設定都難以被影視改編所借鑒,最終導致創作者只能選擇繼承人物關系、大致故事框架、法術法寶場景等設定層面的元素,再從“文化解構”層面挖掘出神話人物現代意義上的弧光——但這樣一來故事的發展空間顯然更有限,以至于此前的幾部神話動畫從故事結構和立意上都驚人相似:反抗命運、權威的主題,大圣、兩個哪吒、楊戩等四個主人公從低沉到變身爆發,所謂“名場面”也近乎一致。

                但具體到各電影的人物塑造上,也有高下之分。《魔童降世》把矛盾放在了他人賦予的身份和命運之上,哪吒的反抗很大程度上是對自己出生自帶的“異類” 標簽的反抗,對墨元和靈珠強加的命運的反抗,“惡童”的外表、個性十足的叛逆和父母、師長帶來的性格塑造集中到了一起,最終讓這一“哪吒”形象成為類似改編中的典型成功代表;此外《白蛇》系列的人物塑造也是可圈可點的,青、白性格都非常鮮明,寶青坊主的設計也是國漫中難得的亮點。

                相較之下,《新神榜》的兩部電影亮點完全放到了視覺奇觀上。創作者似乎在用一種游戲制作人的態度在創作電影,場景、動作上幾乎成了國內3D動畫技術高度的代表。可是從主角到配角幾乎全員工具人,就像《哪吒重生》里面目模糊的女性角色,《楊戩》里不明所以的蘿莉哮天犬,而更令人乏味的是楊戩、巫山神女等諸多人物塑造,既無來處,也無去處,仿佛只是一個個為了帶著觀眾逛世界的無言NPC,帶著兩個劈山救母的傳說,扭扭捏捏地用謎語人的方式講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故事。

                其二,神話人物沒有版權壁壘,彩條屋和追光都爭相打造自己的故事,還有大量影視公司虎視眈眈,導致神話人物相互交叉混亂重復,不明就里的觀眾只能用“一碼歸一碼”的態度去觀影。比如單就申公豹這一配角人物,目前就出現了完全不同的三個人物設定。

                而國產動畫的創作周期又實在太長,在《大圣歸來》《魔童降世》拉高整個行業預期后,各方勢力打造神話動畫系列的規劃基本都沒能落地。

                當年《大圣歸來》出品人路偉曾表示,《大圣歸來》這個系列他將連續拍攝五部,打造成中國第一個世界級的動畫品牌,可如今過去了七年,田曉鵬還在忙活《深海》,《大圣鬧天宮》這個續集連影子都沒有;而《魔童降世》和《姜子牙》都是彩條屋創立時同一批規劃的項目,后續開發計劃未知,所謂“彩條屋中國神話系列”的下一部《楊戩篇》也早籌備了好幾年,目前卻連一個大型預告都沒能出爐,反而跑在了《新神榜楊戩》的后面。

                這樣來看,2019年《白蛇緣起》至今不過三年時間出品了四部神話動畫電影,追光動畫的效率已經可以說是“出類拔萃”了。但讀娛君也看到了一個隱憂,《白蛇》系列的故事在《青蛇劫起》的彩蛋中來看似乎來到了現代,這雖然意味著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和故事延伸性,但也帶來了更多創作上的難點和雷區;而另一邊的《新神榜》系列給人的感覺是創作者自己都“還沒想好”,《哪吒重生》和《楊戩》目前是披著一個神話蒸汽朋克的外皮各講各的。

                相信多數觀眾的想法和讀娛君是一致的:神話系列電影要么不要聯動,要么就帶著真正的“IP宇宙”思維規劃得嚴密一點吧。

                良莠不齊的衍生市場,需要產業升級

                自2015年《大圣歸來》吹響國產動畫電影崛起的號角以來,票房市場排得上號的動畫電影其實就這么幾個來源:光線傳媒彩條屋影業,旗下《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大魚海棠》,追光動畫《白蛇系列》《新神榜系列》,華強方特,《熊出沒》系列每年春節檔基本固定分走自己的市場份額,上述作品票房基本都在4億以上;此外就是《羅小黑戰記》《雄獅少年》等近年的黑馬取得2億-3億左右的票房。

                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魔童降世》的50億票房神話目前來看可能真的只是孤例。《姜子牙》在當時捆綁宣傳的加持下拿到16億票房,如今看來已經遠超其實際水平,這部電影的視聽質量、敘事水準都不比后來追光動畫的《白蛇》《新神榜》系列高,而后者票房基本穩定在4、5億水平。

                所以行業不應該用一個捅破天花板和受眾圈層的《魔童降世》去要求動畫市場。目前來看,【10億+是超級爆款、4億+是市場頭部,5000萬到1億+是腰部中堅】,這或許才是動畫電影行業的真實市場空間。因此放低預期、控制成本、追求穩定檔期,或許才是合理的市場行為。

                而且動畫電影的收入源并不只有票房。相較于其他真人影視形式,動畫顯然是更容易進行IP多元衍生開發的形態,人物造型可以復刻,世界觀設定資源也能在游戲等內容中高度復用,隨著國內衍生品開發產業規模的擴大以及版權市場正規化踏上正軌,電影上映之后“后面的收入”會越來越重要。

                但從目前來看,國產動畫電影的IP開發很難稱得上成功。踏著盲盒、眾籌、IP游戲等諸多概念風口而上,實際呈現的卻是一個有些急躁、混亂、短視逐利的市場面貌。

                2019年上線的《大圣歸來》售價199基本是3A游戲級別,可最終游戲質量堪稱騙錢,口碑慘不忍睹——模型換皮重復用、動作拉垮不流暢、CG都懶得做,就這種水平制作方卻敢鋪天蓋地開展宣發活動,最終營銷反噬到接恰飯視頻的敖廠長都被大規模聲討。

                手辦周邊市場同樣亂象頻出。2021年7月24日,也就是《白蛇2青蛇劫起》電影上映第二天,昱家良品和花果山潮玩、追光動畫合作的官方周邊眾籌計劃就已經開啟,僅15天后眾籌金額就突破了700萬元,看似皆大歡喜,可付了錢的粉絲們恐怕沒想到后續會如此“一地雞毛”。

                這次眾籌的手辦包括小青、小白、寶青坊主等多個形象。先是在眾籌期間官方私自改動眾籌目標,引來不少粉絲吐槽。然后第一批等了四個多月的粉絲收到了昱家良品的小白“實物圖”,實物質量與眾籌的巨額差異直接讓不少粉絲爆粗口:

                隨后被瘋狂吐槽的這部分手辦迎來了重制,雖然有所延遲,但至少大部分買家還是收到了東西的。但另一邊的寶青坊主以及蒙面人等部分手辦的故事就更無語了, 手辦原定2021年12月發貨,時間到了官方表示要推遲到6月中旬,6月中旬到了官方又說推遲到7月31日,直至8月底,仍然有大量網友表示沒有收到貨:

                往小了說,這是追光動畫沒找到靠譜合作方導致的亂攤子,但從市場角度來說也明顯暴露了國內IP衍生產業發展的整體不足。一邊是來錢快,粉絲痛快付款,另一邊卻是垃圾品控和不斷跳票,IP開發高度依賴于粉絲熱情,而此類事件的出現無疑是對這種熱情的強烈消耗。

                從整體市場來說,國產動畫周邊衍生開發絕對是一個蒸蒸日上的產業。畢竟除了電影之外,還有大量國漫番劇在支撐這一市場的快速增長,《斗破蒼穹》《凡人修仙傳》《斗羅大陸》等年番大作人氣高居不下,顯然有望像日本市場那樣建立起更龐大的衍生收入市場。據《中國Z世代手辦消費趨勢研究報告》顯示,中國手辦消費市場2020年市場規模為36.6億元,預計2023年中國手辦市場規模將達91.2億元。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也給國內動畫IP的持有方帶來了考驗——是賺個授權費隨便做點玩意糊弄粉絲完事,還是放眼長遠維護IP的長期價值,這一定是有因必有果的。

                *原創文章,轉載需注明出處


                西游記之再世妖王
                動畫

                西游記之再世

                暗黑版孫悟空來襲

                揚名立萬
                喜劇

                揚名立萬

                戲中戲里探案中案

                麒麟幻鎮
                劇情

                麒麟幻鎮

                迷霧幻陣兇徒難尋

                燃野少年的天空
                青春

                燃野少年的天

                肆意起舞青春飛揚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腦移植合成奇人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BOB综合体育APP下载